「不行,她在我這裡,行程就我安排,以後能不能見她都得提前給我打電話。」

「無理取鬧!真是無理取鬧!」海卓軒氣得說不出話,又辯不過面前這人,只好先走。

人剛關上,葉水墨剛好開房門,「乾媽,剛才有人來?」

「沒有。」傲雪走進去,「收物業費的,你放心在這裡休養,不會有人打擾你。」

葉水墨躊躇了會,勾着手指,「那個......如果他來的話....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