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葉水墨雖然生氣,但也知道現在什麼事最重要,所以忍住了。

不一會,剛才離開的人回來了,在瘦乾的男人耳邊說了幾句。

「我們沒有找到這個叫秦小亞的人。」瘦乾的男人說道。

「怎麼可能呢?她一定在這裡的。」葉水墨不信。

「你怎麼知道她一定在這裡?」對方反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