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陪着站了一會,直到有其他人進來探視其他牌位才走。

開車到秦小亞家的時候,她的東西全部都放在門口,秦小亞面色不自然的站着。

清理出來的葉水墨的東西,多得有些詫異,甚至連牙膏牙刷都有,兩人的生活已經互相交纏得很緊密。

看到這些東西,兩人都想起在那個最難熬的歲月里,她陪着她一起渡過。

葉水墨沉默的把後備箱打開,一件一件的往後備箱搬東西,秦小亞站着看,在東西被搬空後忽然蹲下大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