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話接通,那邊的人語氣依舊平淡。

她笑笑,「放心吧,我不是那麼不識趣的女人,特地來打擾你,只是想和你說,秦小亞扇了葉水墨兩巴掌,也就說給你聽聽。」

葉水墨追人追到公司外,秦小亞卻已經跑上了計程車,怎麼追都追不上。

回去公司的時候,她看着電梯裡面頰微腫的人,當着其他人的面無法抑制的哭了,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辦公室里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,她心亂如麻,手頭的工作卻壓在身上,容不得她有半點分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