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多說,他陪着窩在被窩裡的人坐着,直到聽見已經平緩的呼吸聲。

把被子拉開,裡面的人臉上滿是淚痕,哪怕是睡了,眼睛也是腫的,鼻子也紅彤彤。

「怎麼就不知道躲在我懷裡?」他拭去殘留的淚痕,微不可聞的嘆氣。

雖然很想把她好好的保護在懷裡,讓她沒有哭泣的時候,但是既然不想要安逸的生活而選擇了荊棘的道路,他也只能在她痛的時候安靜的呆在她身邊。

葉水墨能夠感覺到那隻溫暖的手以及微不可聞的嘆息,但是腦袋裡氧氣不夠用了,哭得只想睡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