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什麼行業,遇到抄襲的總是讓人無語的,葉水墨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。

有同事幫她去給對方雜誌發了聲明,督促這些雜誌要刊登說明情況,第一次還有人接電話,有人處理,再打過去第二次,第三次就完全沒人接了。

對方的態度就是我就是要抄,你能夠奈我何,這事傳出去,瑞亞很多人都十分生氣,還捅到了副總那裡。

副總開了會,公司已經決定介入此事,由公司方面和那個抄襲的雜誌對接,如果對方還不悔改不申明抄襲,那麼公司也會請律師介入。

不知不覺成了事件中心的葉水墨有點蒙,這事情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