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手指被勒得通紅,手指被解放後才算鬆了口氣,「我也看出來了,可是還沒想出一個號辦法。」

秦小亞按下電梯按鈕,「你的好辦法是不是中庸啊,一邊不得罪同事,一邊又能夠完美解決這事?」

後者不語,她確實是這樣想的,只要不傻都能看得出來那些老員工在捏她這顆軟柿子,不不過她確實想好好解決這件事,畢竟她還不準備那麼快離開這公司。

「我有辦法。」秦小亞賊笑,「對付這種人,用我的辦法准沒錯的。」

「你想幹什麼?先和我說說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