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方不語,他很想伸手去默默她的頭,剛抬手的時候葉水墨卻像是驚弓之鳥,眼神都變了。

伸出的手就這樣僵硬着揚在半空,接着無奈放下,身上的痛比不上心裡的痛,他默默往車的方向走。

「葉淼,我現在真的很怕你,」葉水墨深吸了一口氣,「所以暫時別來找我了,求你了。」

葉淼一頓,喉嚨緊了緊,沒有回頭。

葉水墨去帶秦小亞下車,秦小亞壓低聲音,「葉總好像傷得不清,我看見他的手在流血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