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路正好接到秦小亞的電話,聽見葉水墨論文都已經到終稿了,她是羨慕死了,秦小亞選的是一個女教授,對方簡直到了錙銖必較的地步,把她整得苦不堪言。

兩人好久都沒有見面了,一見面就有說不完的話,秦小亞賊兮兮的貼近,「知道我來的時候碰到誰了嗎?」

她湊近葉水墨耳旁,「我看到嚴教授和一個女孩子從賓館裡出來。」

葉水墨嚇了一跳,因為剛才她才和嚴教授通完電話,對方說正在忙,結果是在忙這種事?

「這可不能亂說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