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為什麼呢?無論好與不好,都讓她一人承受不好嗎?為什麼就沒辦法把她看成一個獨立而平等的個體?

門外傳來腳步聲,她的心提得高高的,腦袋也亂成一片,心想如果對方此時開口的話,她應該怎麼做,腳步聲最終還是離開,直到晚上休息時才出現。

葉水墨背對着牆壁,只感覺身旁的被子被拉開一角,床墊微微下陷,然後西索的聲音,最後歸於沉默,連呼吸聲都難以探尋。

她偷偷轉身,卻也只看到背對着的背影,心裡一陣堵,更加賭氣,轉身閉上眼睛,賭氣睡了。

等到身旁的人發出均勻的呼吸聲,葉淼才起身,幫着把被子蓋好,抱着人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