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淼輕輕咬了紅艷艷的唇,「那麼開心?」

「開心。」葉水墨舔了舔被咬得有點酥麻的唇,面前的人眼神一黯,卻退開了一步,伸手按了按她的唇角。

「我想要你的親吻。」

以往都是葉淼占據最大的主動,無論是親吻還是其他,這就造就了葉水墨有點鴕鳥的性子。

「不可以麼?」修長的手指從唇角慢慢往中心挪動,指尖偶爾會碰到牙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