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外已經靜悄悄的,她又蹲在門口好一會,心亂如麻的走回房間,一直很討厭到老太太房間裡,這次卻主動進去,她太害怕了。

房間裡氣悶得很,空氣里總是一股潮味以及老人身上特有的發霉味道。

斯斯閉着眼睛,也不知道睡覺了沒有,她嘗試着推了推老人,希望對方能夠和她說說話,但無論她怎麼推,對方就是紋絲不動。

她又出了門,悄悄走到大門,又看了一次,徹底沒聲音了。

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,怕得不行,拿手機打了110,快撥出去的時候卻消掉了,她不想惹禍上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