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裡有呻吟聲,她推開門,更重的潮濕味道撲面而來,還有老人身上特有的黴菌味。

屋內只開着一盞微弱的檯燈,那床被子從她來這裡後就沒見到有換過,上面既有麵條的殘渣,還有嘔吐物,乾枯黏得到處都是的看不出原來是什麼東西的殘渣。

那個女人真的很奇怪,一天三餐都有專業的營養師做好了送上來,她只需要去門口把東西拿進來餵給老人吃就好。

進口營養品堆得滿屋子都是,老人一旦有頭疼腦熱的,那女人花錢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可是奇怪就奇怪在,除了老人一日三餐以及健康對方十分關注外,老人的生活環境卻糟糕得不能再糟糕。

永遠不能打開的窗戶,蓋了好久已經發霉發臭卻不能換掉的床單和被單,房間裡除了床,一把椅子外什麼家具都沒有,老人又已經癱瘓,每天無事可做,尿用導尿管,屎的話用成人尿布接着,別說洗澡了,那更是沒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