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抱歉。」司文冰聲音黯啞。

「不要你道歉,你什麼錯都沒有,是我無理取鬧。」海子遇賭氣。

葉水墨拍拍她的手背,起身走到表姐夫面前,有眼神示意,然後幫兩人關上門,躲在門口偷聽,雖然房間隔音很好,幸好她悄悄留了個縫隙。

「抱歉。

「你剛已經道歉過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