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怒瞪,骨節捏得死緊。

女人的力道不大,哈吉也只是詫異而已,保鏢結結實實的把葉水墨圍起來,只要他一聲令下便把人團團圍起。

哈吉同樣怒瞪葉水墨,咬着牙槽,「你這女人。」

察覺到這個王子脾氣並不好,劉強想走到葉水墨身邊,卻被另外一名保鏢截住。

「罵的就是你。」葉水墨提高音量,「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?表姐已經明明白白拒絕你的追求,你卻還是像賴皮膏藥黏着她,給大家添麻煩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