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人看着一個穿泳裝的女人背對着台跟着表演團隊一起出來,還以為已經開始了,鼓掌聲響徹大堂。

南宮尚坐在側面,看着那個女人身高還有側臉有一點點像葉水墨,吃驚過後倒是樂得坐下來繼續看。

早死晚死都是死,葉水墨索性把剛才拿到的面具掛在臉上,反正戴了面具沒人發現她是誰。

台下見來人轉過身來,雖然看不到臉,但是光看到身材都足夠火熱了一把。

「這個是幾號?怎麼沒貼號碼牌?」評委席上其中一個評委側頭問南宮尚,眼睛還掛在葉水墨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