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着對方的抱怨,葉水墨是越聽越心驚,再聯想到國外小姨那時候瘋狂的表現,心裡的不安也越來越濃烈,趕緊和保安說清楚情況,幾人重新返回住宅樓。

保安也是嚇得不行,如果有人在這樓自殺,那這樓算是完了,自己估計也得捱上面頭頭的罵,所以忙不迭的拿了鑰匙去開門。

門剛開,確實一股酸臭的味道撲面而來,保安和葉水墨率先衝進去,房間找了一圈,東西雖然雜亂,但是沒有發現人,倒是發現不少已經發臭的食物,還有一隻死老鼠。

死老鼠已經腐爛,恐怕至少半個月沒人住在這裡,清理完死老鼠以及那些發臭的食物,房間裡的味道淡了很多。

葉水墨又給小姨打了個電話,還是無人接聽的狀態,對方是故意不接還是其他,讓人擔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