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也是淚流滿面,卻是深深的吸了口氣,輕聲道:「小姨,你是為了自己,不是為我。」

傲雪冷笑,打開車門。

「小姨。」擔心她這種狀態開車很危險,葉水墨想去攔,對方卻一踩油門直接朝她開過,幸好她躲得及時。

「小姨,你去哪裡?」她大喊着,車子卻飛快的消失在視野里,很快就看不見了。

悻悻的回到病房,走廊里,冬青鐵青着臉坐着,大門緊閉,葉淼用眼神示意兩人正在房間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