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小亞面色好看了些,也有些人捂嘴開始笑出聲,教室明明坐滿了人,此時卻靜悄悄的,都在看這邊的情況。

「呵呵,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。。。。。。」

「閉嘴,我還沒說完。」葉水墨平常不想搭理她,但不意味着對方就可以隨便欺負自己的朋友,此時語氣也更加尖酸刻薄,「還有,她是我的朋友,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,倒是你這個局外人,就不要再這裡妄自揣測,有點素質,好好看書去。」

秦小亞還沒見過葉水墨發火呢,心裡只覺得很爽快,正好老師進來,這場爭執才算真的結束。

每個教師有兩名監考老師,教師里只剩下傳遞考卷的刷刷聲,葉水墨看到試題後欲哭無淚,看的內容沒考,不看的內容都有,這真的是太倒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