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青幫她擋住刺眼的陽光,安撫道:「做兒女的就是想要盡孝,他們也很久都沒看到你了,你一定也很想他們了,聽說水墨交了一個新的朋友。」

丁依依來了興致,主動詢問起葉水墨新朋友的情況,海子遇把時間留給兩人,轉身進了醫院。

坐在大廳里,眼淚卻決堤了。自從知道舅舅的消息後,舅媽就義無反顧的到了這裡。剛來的時候身體確實有了起色,相當於到巴黎休養了,這裡的氣候也非常好,沒想到才過不久,身體又出問題了。

她獨自難過,連愛人走到身邊都沒發現,只低着頭抹眼淚,看到眼皮底下的紙巾才嚇了一跳。

「別急。」司文冰幫她擦掉眼淚,不太擅長的安慰,「一切會好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