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裡。」對方指了指牆角堆砌起來的酒瓶。

聽到對方的聲音,葉水墨一愣,那些追過來的人已經只剩下一牆之隔,她甚至能夠聽到對方氣急敗壞的聲音。

「跑去哪裡了?」

幾個男生追出來,在小巷口打轉轉,氣急敗壞的往巷口跑去。

兩道身影從啤酒瓶堆里鑽出來,聽着那些人聲音越傳越遠,兩人對視一眼,伸出手擊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