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校長,你可能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。」葉初晴道:「我的意思是,老師還是避嫌會比較好,不管這件事真相是不是如我看到的,但我覺得,以絕後患的最好方式就是直接把根源切掉,你覺得呢。」

校長聽明白了,這是直接讓張曉輝走人,他心裡有點不願意,畢竟從人才方面來說,作為大學老師對方還是很合格的。

「校長,貴校如果有什麼是葉氏能夠做到的,葉氏也很樂意幫忙。」

「葉夫人,您說的這是什麼話,本來學校的宗旨就是一切為了學生,您看過學校沒有?要不要在學校看看?」

「不用了,我還有事,也不打擾了。」葉初晴理了理袖子,起身往外走,學校領導本來準備幫她開門,司機先了一步,幫着把人拉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