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上的老人瞪了她一眼,她一愣,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瞪她,站在那裡是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床上的老人終於緩和過來,陰陽怪氣道:「你是怎麼回事?我請你是讓你在這裡發呆是不是?」

「不是的奶奶。」小學妹心裡翻了個白眼,趕緊快走幾步把痰盂遞過去。

老人咳出一口濃濃的黃痰,又躺了回去,「我知道你在想什麼,是不是在想這個老不死的,咳成這樣怎麼還不死。」

小學妹嚇了一跳,「我沒有這樣想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