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元宵天色已經晚了,葉水墨興致勃勃的要拉着乾媽去看元宵,冬青也在一邊溫柔道:「難得元宵熱鬧,你也去看看?我也很久沒去看元宵了。」

丁依依點頭,「那我去換件衣服。」

她回了房間,關上門後步履匆忙的走進浴室,掀開馬桶蓋嘔吐出聲,剛才吃進去的元宵又全部都吐了出來,吐到後面沒有可以吐的,便是酸水。

洗好臉,看着鏡子裡有些蠟黃的臉龐,她很滿意的笑了笑。換衣服的時候她摸了摸乳房的腫塊,腫塊已經十分明顯了,拿回來的藥都被她扔了,要不就是吃完一轉頭就吐掉。

得上癌症,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,她在期待生命最後一天的到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