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當然不知道被重點盯上了,她跑回葉家,丁依依已經狀若無事的的在工作室內挑選寶石。

「您身體沒事吧。」葉水墨見她臉色蒼白,擔心得很。

「沒什麼。」丁依依溫柔笑笑,「今天沒課嗎?」

看出乾媽勉強的笑以及掩飾不掉的黑眼圈,葉水墨忍住悲傷,隨便找了個藉口衝出工作室,到客廳才垂淚。

「夫人今天說胃口不好,也沒有吃飯。」傭人也很擔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