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博起身,緩慢的往門口移動,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,「如果.........如果您真的決定放棄少夫人,那麼就讓她獲得幸福吧。」

這四年來,他也是看透了一個女人的肝腸寸斷,即便他全身心的為少爺着想,也不忍再讓夫人歷經大喜大悲。

少爺一直都是很有主見的人,從小便是如此,如果他已經決定不再見夫人的話,那麼再怎麼勸說都沒有用,所以他不是來勸說的,而是來看少爺內心堅定程度的。

得不到任何回話,他只好私心,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外走,樓梯儘是一些看起來凶神惡煞的男人,這四年少爺即便過得不差,也不一定會好。

門口車子已經被開着,那對吵架的小情侶恐怕忘記還有一個人,結果開車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