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哭笑不得,「我腰也不酸,腿也不痛,你們到底想說什麼?」

群里同時有幾條信息冒出來,「你不是這一個月都不怎麼來學校了麼?」

正好葉淼洗好澡出門,她問:「你和輔導員請假說什麼了?為什麼大家語調那麼奇怪?」

葉淼一邊擦頭一邊回答:「我說你下不來床。」

「下不來床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