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中,床墊下陷,身上覆上模糊人影,她雙手一陣亂伸,接着被抓住,與骨節分明的大手十指緊扣。

「剛才我問你想什麼。」葉淼聲音低沉。

「所以?」視線適應更多,視野也更加開闊,隱約可以看見更多。

「當時我很想這樣。」葉淼牽引着她的手逐漸往下,火熱的掌心和接觸褲•鏈的一瞬間,她想縮回手,很快又被抓住繼續剛才的動作。

「不行!」葉水墨忽然驚醒,「有竊聽器之類的東西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