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賽開始了,操場上熱血沸騰,搖旗吶喊比比皆是,氣氛高漲空前絕後,葉水墨體力不算差,這是從小練出來的,而且又做了一年的志願者,東奔西走的,自然比很多臨時才鍛煉的女生要好得多。

她開頭先慢慢的跑着,一圈一圈的跑,跑到一半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走了,運動員越跑越慢,更有甚者竟然走起來,葉水墨始終在中等位置,她開始感覺有些口乾舌燥,聽得耳邊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「暫時別用嘴巴呼吸。」她不知道是誰,不過下意識閉上嘴,用鼻子呼吸,肺部像有一陣火在燒。

漸漸的,又一圈下來,到最後的時候,已經沒有人能堅持惦着腳步,大多數都是邊走邊歇息了,葉水墨也覺得很累,喘口氣都覺得胸口疼,自從葉淼再在一起後,她被養得太好,身體嬌貴了很多,渾身細胞都已經不聽話了,只想立刻躺下來休息。

人群里竄出一道人影,眾人一看,是個帥氣的中年男人,開始有人猜是哪個體育老師。

丁依依知道劉強就是個胡來的個性,不過隱約還是有些擔心對方會擾亂秩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