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知道,小姨是故意誘惑她的,她並不是覺得葉氏不好,有路可走總比沒路可走好,但小姨給她開了另外一條路,雖然這條路她是絕對不會去走,但心裡卻很擔心,獨自前行的小姨最後會是怎樣的結局?

住滿半個月再回到家裡,她渾身都感覺輕快下來,真正有一種舒適感。

進入十月,天氣開始微微轉涼,冬青也要回國看丁依依。

車子飛快的在行駛着,車玻璃杯早晨的霧氣弄得灰濛濛的,葉水墨伸手摸了摸,掌心觸碰到絲絲涼意。

從爸爸死後,冬青叔叔就一直陪着媽媽,無論秋夏秋冬,他都會抽固定的時間回來,這一堅持就堅持了好幾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