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廂里,葉水墨看到兩個凶神惡煞的男人早就等在裡面,坐在沙發上的還有另外一個女人,她有點印象,以前似乎是媽媽公司里的。

「傲雪姐。」淺唯起身,看到葉水墨後有些驚訝,「大小姐也來了。」

傲雪坐下,又抽出根煙,先遞給葉水墨,後者擺手說不會,她這才自己抽了。

不一會包廂門打開,一個女人被推搡着走進來,頭髮都弄亂了,臉上狼狽不堪,眼淚鼻涕都是。

「我只是他女朋友,有什麼你們去找他,幹什麼來找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