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壓低聲音湊近,「他和學妹吵架了。」

「哦。」葉淼淡淡道:「吵架後不去道歉反而借酒消愁的男人很差勁。」他揉揉葉水墨腦袋,「我去開車。」

班長沮喪的看着葉水墨,「至少載我一程可不可以,我到前面酒吧就下。」

葉淼把人載到酒吧門前,車子再開啟的時候,葉水墨頻頻回頭,她始終有些擔心班長的狀態。

發現車子拐彎往小路行駛,她回頭,「要繞路回家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