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姐姐帶你玩。」出於女人特有的母性光輝,葉水墨算是使出了渾身解數,那小男孩似乎也很喜歡這個姐姐,笑得很開心。

廚房裡,葉淼雙手抱肩靠着柱子,「今天還好?」

南宮尚揮舞菜刀正在給魚去鱗片,隨口回答,「她離開也有三年了,我已經走出來了,不過今天她忌日,還是很感謝你來看我,如果她知道的話,會很開心的。」

葉淼挑眉,「我只是來吃鱸魚的,還有,不要放蒜,她不喜歡。」

南宮尚磨牙,「難道你沒聽過要尊重廚師的勞動習慣麼?每一道菜都是藝術你懂不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