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地上哀嚎的瘦干男人想追,可是無法描述的部分疼得他叫爹喊娘的,只好叫同伴去追。

那個白人三下兩下就抓到海子遇,回頭見艾達跑了,拖着海子遇趕緊去追,鬆懈之下手臂被咬了一口。

畢竟艾達才是她們這次來的目的,他也顧不上被咬出血的手臂和身邊的女人,趕緊折返去追艾達。

側門出口是一個小巷子,巷口處,艾達躲在一邊,白人定定的看着站在巷口處的男人。

「剛好趕得急,說不定還能回去吃個晚飯。」劉強把手指頭掰得啪啪響,笑着走向男人,十幾分鐘後,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男人往回跑,想去叫援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