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淼揉了揉鼻樑,南宮尚這個人是他在一年前認識的,人還算過得去,所以在葉水墨回來,他收心不再胡鬧後,還是保持和這人的聯繫。

「我會問她的意思。」

南宮尚吹了聲口哨,「我以為你會直接幫她拒絕的,畢竟在女人圈裡都流傳葉總可是霸道總裁范啊。」

知道他是開玩笑,葉淼也不去理會,掛掉電話回房間,這才發現人已經醒了,正早犯迷糊。

「水。」葉水墨覺得頭疼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