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只好模糊回答,「挺好的,不過你們是?原來房主人的朋友嗎?」

女人搖頭,「不是啊,我們買房子的,不過這房子賣得也太便宜了,咱們也是有緣,你住在隔壁,如果這房子有什麼問題的話,你能不能說說?我們絕對不會往外說的。」

葉水墨心裡悶頓,隨意搪塞了幾句便回了自家別墅,葉淼還沒有回來,不一會外面窗簾閃過一道光,對方走了。

說起來,自從上次林楓比賽輸了之後,似乎就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了啊,聽說好像近期國內還有一場比賽?

葉淼回得很晚,她在沙發上被驚醒,趕緊跑到玄關口,嗅到淡淡酒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