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已經完全黑了,傲雪卻哼着歌走出公寓,遠處行駛而來的計程車上播放的是葉氏的廣告,她認真聽完,這才換了個方向離開。

葉水墨也好,葉淼也好,對她都沒什麼吸引力了,那個人不在,就算斗贏了,也沒有用了。

工作的繁忙能夠讓人暫時忘卻煩惱,葉水墨也是這樣的,從和小姨見面之後,她不忍心把那些話再告訴奶奶,但也不想說謊,只好顧左右而言他。

她確實是不知道該怎麼辦,要去勸了,肯定是勸不了的,嚴叔叔那麼固執的一個人,如果發生了那麼多事他還是離不開小姨的話,那可能會糾纏一輩子。

可是小姨明明就不愛他啊,如果不愛一個人的話,還要拼命把人綁在身邊,這對於兩人來說不都是一個痛苦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