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水墨拿着手機,直到震動結束後才放好,「我們分手了。」

「分手!」山姆的聲音提高了八度,「他甩你還是你甩了他!」

「這很重要嗎?我提出的分手。」

「當然重要,你提出分手的就好,那沒什麼問題了。」

葉水墨哭笑不得,「你這是雙標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