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非常好。」他把相機遞了回去,誇讚道。

伊娜不知道這聲非常好是誇獎自己的拍攝技術的,還是誇獎照片裡的葉水墨,不過也沒說什麼,笑笑不說話。

「對了,這模特挺奇怪的,今天居然坐公交車來富力酒店,我們在半路撿到她,把她帶來的,不然估計她還得再走半個小時。」

走路來?坐公交車?葉淼驚訝。

次日,葉水墨從公交車上下來,昨夜她沒怎麼睡好,今天特地畫了妝容,反正等下也要畫更濃的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