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到門口忽的停下,弄得葉水墨身上汗毛一緊,怔怔的看着他的側臉。

「一年前你在T市求職的時候,是我做了些手腳,抱歉。」

直到關門聲響起,葉水墨才脫力般的癱倒在椅子上,一年前導致自己負氣真的離開國內的原因被這麼提起,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。

之前因為這件事很生氣,但是一年後再回望,卻也沒當初那麼生氣了。今天本來是抱着不會有太好的結局而來的,卻沒想一切都是平平淡淡,什麼都沒發生。

她把桌子上的文件拿過來一頁一頁的翻着,最後一頁有葉淼的簽名。字體蒼勁有力,明明是年輕人,簽名卻不是用草簽,而是正楷,一筆一划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