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走過去的時候,正好店裡的閉路電視正在播放新商場的開業儀式,站在最中間的男人不言苟笑的剪好彩帶,把剪刀交給一旁的禮儀小姐,然偶和旁邊的人握手。

一年了,還是見到了,以這樣的方式。

「他就是我們商場的新老闆,長得不錯吧,可惜聽所很會玩哦?」

「很會玩?」

「恩,很會玩女人啦,這些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