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他先去公司了,媽想和你說一件事。」丁依依和她貼身坐着,「你有沒有想過和小淼結婚?」

葉水墨一愣,不好意思的低頭,其實她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葉淼。她就是一個孤兒,如果不是葉家當初窩裡鬥把她從難產死亡的母親手裡接過來,現在她的人生就和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一樣。

「不願意?」

「不是。」她下意識開口,眼神里已經把所有意思都說明白了。

丁依依笑笑,「雖然說我對你的感情確實一開始是對女兒的情感,但是現在依舊還是,只是你的身份會稍微轉變一下而已。我不介懷你和小苗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