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力道放得很輕,幾乎只是松松的抱着,拍着她的背,「沒事了,沒事了。」

海子遇逐漸放鬆下來,眼眶酸澀,聲音哽咽,「你為什麼不放過我。」

若是有愛,當年你為何百般拒絕,若是不愛,現在為什麼又要糾纏?

司文冰撥開她的額發,輕輕吻下,然後轉身離開。

電視裡正在播放新聞,「新加坡在一個星期後會出現超級月亮,屆時地球運行到月亮和太陽之間,月亮恰好「直面」太陽,它將太陽的光全部反射給地球,故呈現「最圓」;而同日19時,月球又過近地點,屆時月球距離地球為全年最近時刻,因而此時月亮的視直徑最大,市民可以出門進行觀看,大飽眼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