氣氛冷了幾秒,外面的客人已經開車走了,光亮掃過兩人站着的地方,很快車庫又再次安靜下來。

「他說中了我的心事,」葉淼的語氣在黑暗中帶上了挫敗,「他說即便我們在一起的理由十分充分,但是流言是可怕的。」

他抱住那具溫暖的身子,「我不怕任何阻礙,卻怕你受傷害。」

葉水墨抓緊了他,語氣已經帶上了哽咽,「他也是這麼和我說的,我也好怕,如果會給你們添麻煩,如果到後面大家都來攻擊你們該怎麼辦?我害怕有那麼一天,所以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要自覺離開。」

話音剛落,她只覺得肩膀被一股重力勒得疼痛,葉淼又急又怒,「我不同意,即便是最後會有流言蜚語,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身邊。你只要乖乖的待在我身邊,全心全意看着我就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