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頰又被人掰回來,不讓她有一絲逃避的可能,「那你呢?」

胸腔里的震動大到她聽得十分清晰,卻又隱約聽見另外一股更有力的震動,兩股震動交接在一處,此漲彼伏。

他的懷抱是多麼的溫暖,讓人有放縱一切的勇氣以及衝動,她紅着臉緊緊抱着對方,「我也是。」

已經玩上23點多,但是葉水墨還是睡不着,她不睡,葉淼便陪着。

「那個許願珠,你許了什麼願望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