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話那頭沒聽見回應,問了聲,「喉嚨不舒服?」

「沒有,沒什麼,你還好嗎?一切都好嗎?」

「恩,挺好。」

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,葉水墨聽着平緩的呼吸從電話那頭傳過來,手心裡已經全部都是汗水。

「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再冒冒失失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