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專業的婚慶公司,再加上葉初晴的熱心腸,幾乎沒什麼是需要兩個新人幫忙的,除了一些必須要新人出席的場面,比如試禮服,和訂婚不同,這次王飛飛十分傷心,專門自己跑了一趟巴黎,自己選設計師和禮服。

她想讓葉水墨當伴娘,這對於葉水墨來說最最殘忍,可是對方一直在哀求,「拜託你嘛!就當我的伴娘好不好,因為是對我很重要的婚禮,自然希望是給很重要的人當伴娘嘛。」

「抱歉,因為有工作的事情在身,所以可能沒辦法去當伴娘。」葉水墨還在強撐,只希望面前這個女人能夠放過她,不要再逼她做這麼殘忍的事,就算是無意的也好,有意的也好,就不能消息在她面前嗎?

「水墨,你就在好好考慮一下吧,其實小淼也說了,挺希望你來當我伴娘的呢。」

葉水墨眸光一閃,捏着水筆的力道默默加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