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總,這麼年輕?對方顯然沒有想到,然後就是窘迫,趕緊把粉湯放下。

「這個公司的制服,似乎不像是我表面看到的那樣。」葉水墨在總公司呆久了,這種小把戲一下就能想到,又是用了親近的人麼?

總經理也急了,立刻承諾會好好整頓公司,一定不會再犯錯。

「你在說謊吧,明明想的是山高皇帝遠,等我走了就安全了。」

總經理臉都白了,再也不敢把對方當成一個小女孩去看待,趕在一邊不敢說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