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的臉上紫青腫脹,微微睜開眼睛,對着葉淼說道:「保護好她。」

即便是這樣也要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麼?葉淼眸色漸漸深沉,可笑啊,他竟然還不如面前這個男人。

他想保護葉水墨,但卻總是無力的看着事態朝他沒有意料到的情況發展,而且對應的,他那份無法言說的愛意在未來或許也會成為他的負擔。

有個混混見他站着不動,便拿着棍子衝上來,毫不客氣的打在他後背上,只見男人就身形晃了晃,然後冷冷偏頭,奪過他手上的棍子,那個混混趕緊跑開,還沒見過打架打得那麼淡定的,這是要怎樣啊!

葉淼降男人的胳膊架在肩上,慢慢地將他扶了起來,「撐一下,咱們走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