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有一件事,她覺得王飛飛一直在防着她,只要她和哥哥呆在一起,那麼對方必定會出現。

不是沒有想過,對方已經發現了她喜歡哥哥的事實,但是如果去問了,和對方攤牌,後者沒有這個意思的話,她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?所以思來想去,她覺得還是不能冒險。

在家裡成為葉水墨覺得十分難熬的一件事。早上,王飛飛總是起得很早,一定會坐在哥哥的身旁,有時候眼神還會有意無意的掃過她,這樣她連哥哥那邊的方向都不敢看,只能低頭吃自己的,偶爾豎起耳朵聽其他人說話。

這天又是這樣,她低頭吃着土司,耳邊全部是王飛飛的聲音。

「小淼,等下可以開車送我去插花班嗎?因為那個地方比較遠,而且修路,我的車技一直不太好。」